莫道山水无言——从朴瑾惠的闺蜜门到青瓦台的风水_中国风水官网

莫道山水无言——从朴瑾惠的闺蜜门到青瓦台的风水

时间:2017-01-13   作者:中国风水丨   来源:风水网
 

  

   2016年韩国总统朴瑾惠陷身闺蜜门,于今天(12月9号)通过弹劾案而被被停职。 

 

    朴槿惠父女两代都没有善终,一个被暗杀,一个被弹劾下台。这单单是这个家族的魔咒么?明显不是。从上述图表上看,历代韩国总统,至今无一善终,政局始终不稳、风雨飘摇。

   一叶而知天下,一府而知国运。从风水角度而言,韩国总统府在格局上存在严重缺陷,从风水中也能看出韩国总统无一善终的原因。

    上图是韩国总统府青瓦台。粗略一看,从风水而言,后有来龙,前有明堂,左右有护手,果然是得天地精华之气——等等,似乎哪里不对。稍等我细看,貌似主脉顺着左边的山势而去了,无意于青瓦台,也就是青瓦台未得山势正脉。

 

   拉近一点看,果然!正脉向青瓦台左边延伸,不但对青瓦台毫无助益,反而对青瓦台形成逼迫之势。左边的护山逼迫主位,则象征多半是总统身边的人出问题,最终导致总统无有善终。左为先天,右为后天,所以出问题的,多半是亲属故旧。

   从最近几期来看,比如第七任总统总泳三,因小儿子金贤哲受贿而倒台;第八任总统金大中,三个儿子组团坑爹,把老爸拉下了水;第九任总统卢武铉,因妻子受贿而被逼迫自杀;第十任李明博倒于亲属腐败;现任总统朴瑾惠没有婚姻与儿女,自己宣称是嫁给国家的女人,这下安全了吧?哪知最终却意外地倒在了闺蜜门了。所以以往历代韩国总统出问题都是必然的,就看出问题的方式了。

 

   再用谷哥的卫星图俯瞰青瓦台,就看得更清楚了。青瓦台看似有靠山,但这靠山却从左边离开了,对青瓦台毫无助益。而且山势太雄,对青瓦台形成了逼迫之势。风水讲究寻龙点穴,这就是没有点到穴位。所以韩国这么多年,远则依靠虚多于实的美国,近则时刻受朝鲜的战争威胁。在国外,韩国总统看美国的脸色行事,在国内,还要被反对派种种打击。据不可靠统计,韩国民众平均每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抗议示威达10000余次(网上这么说的,跟真的似的。这数字我也有点犯嘀咕,合着韩国老百姓天天就只干这一件事?)


 

   说了这么多,那理想的风水应当是怎么样的呢?如上图,主山的正脉止气于建筑物所在地。也就是说,建筑物一定要坐在气口上,这就是点穴的重要性。左环右抱,只能当辅助,而不能把主脉的主气带走了,更不能变成一种左右侍卫的逼迫之势。

 

   再说另一个问题,历任韩国总统,一半以上的人都倒在经济问题上,为毛韩国总统身边的人都这么喜欢钱捏?

   风水讲究藏风得水,朋友们回头看看,总统府缺什么?缺水,前面没足够的水。山为人丁水为财,风水上缺水即为缺财。缺财的话,身边的人就会想方设法捞钱,所以大部分韩国总统都栽在钱上。

 

   通过前面的分析,可以了解到风水的玄武(后面靠山)的重要性。如果说青瓦台还只是虚有形式,未得主脉之气的话,前几年出事的气功大师王林的府第,在风水上更是把自己置于绝地了。

   翠花,上茶……各位且听我一一表来:

   上面是王林家的宅子,姓王,故名王府,只是明显有意喻为王公大人之“王府”,这名字就过份张扬了。小百姓窃居以王位自居,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?

 

   王府与当地县政府并驾并驱,一付“欲与天公试比高”的架势,王林的个性张扬,又可从气势上看出端倪。

   主楼前面凸出,中顶独起,显得特别突兀。王林心性上的个性张扬尽显。这种心性,最易暴起暴落,旺则如烈火烹油,败则如风扫落叶。

   这是主楼后面的小花园。后为玄武,怎么能在主楼后面挖池塘,而阻断来龙之气呢?王林先生,你确定自己是看风水的么?

 

   再看一张更纵深的,王府的后院。从后往前看,最后是一个池塘,中间一片小树林,再往前是一个小池塘,再往前是主楼。问题来了,风水讲究前有明堂,后有玄武。把房子挖成池塘,而且一口气挖两口(也不嫌累得慌),把玄武之气挖断,还以水来阻隔,这不是找死是干嘛?

   至于那座小桥,虚架在水上,完全通不了气的。不但不能得益,反而像一根长矛似的,直插主楼的后背。所以王林背后的“小人”不断,邹勇不断地找他麻烦,凭王林的个性,哪受得了这口气,直接就找人把邹勇给灭了。他自己最后也倒在邹勇这个命中最大的“小人”上。从风水上讲,这也就是必然的事了。

   王林以表演“气功”扬名,以风水改命发巨财,自己却在风水上犯这种致命的低级错误,这真是莫大的嘲讽。

 

   有朋友在底下嘀咕,屋后面挖口池塘而已,有这么玄乎么?那位朋友,明天叫你家长过来。

   下面接着讲,房子后面挖池塘而致祸的风水结构,容我再举一例,广东东莞的可园就是一例典型的风水失败案例。

   池塘在可园的后面,完全阻断来龙之气。从风水而言,为大凶之地,必伤户主。

   可园主人张敬修,清咸丰年间官至江西按察使兼布政使,也就相当于江西省长,兼省法院院长、及省军区司令员。他兵败被免官后,回乡建个园子自娱自乐。买下人家旧园子,就在后面开挖池塘。同治三年初,可园完工。还一天都没享受到,同年正月张敬修就因病辞世,年仅42岁。

 

   又有朋友说了,看来风水蛮管用的嘛!看你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,请你来看一看风水怎么样?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,临时客串“大仙”,看风水的事就别为难我了。之所以不给人看风水,是基于我一直信奉的“风水无用论”。风水只是大地及宅子的面相,从相上可以看出一些征兆,但也仅仅是征兆而已。出了事,能怪那些征兆么?就如看到门口的梨花开了,就知道是春天来了。季节是天体运行的结果,干梨花甚事?把梨树砍了,春天就不来了?国有国运,韩国的国运决定了总统府的风水,而不是风水决定了韩国的国运,其他也以此类推。

   公鸡打鸣,天就很快会亮;那公鸡哪天偷懒,不打鸣了,天就不亮了?有的朋友不想起早床,看到公鸡打鸣与天亮的对应关系,就很“聪明”把公鸡的嘴巴用透明胶带缠上,以为就可以放心睡懒觉了,这跟风水先生改风水来改命,有什么区别?真正的风水,从来不在大地之上,不在宅子之中,而在行为、语言、观念之中决定祸福荣辱。想要改命,从修为中来,从积德修福中来。从来“福人居福地”,福德厚了,运气就会变了,哪天就会把房子改一改,装修一下,从而无意间就暗合了风水格局。不从福德上改,单单改风水,改也是白改。
 

上一篇: 各大高校周易风水教材教育开课   下一篇:看中国风水为何在美国 越来越流行的原因

相关文章: